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 日本大规模“排污入海”,核污水危害有多大?
详细内容

日本大规模“排污入海”,核污水危害有多大?

日本大规模“排污入海”,核污水危害有多大?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作者: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

4月13日,日本政府将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这一决定遭到包括国际社会乃至全人类的谴责和质疑。

日本大规模“排污入海”,可能受到核污水危害的国家和个人是广泛的。

每天至少300吨放射性污水流入海洋。福岛核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日本国内一直有众多声音反对将核污水排入海洋。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该如何处理,一直令日本十分头痛。近日,日本政府计划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辐射核污水,其主要放射性污染物是碘131、铯134和铯137。按照日本官方给出的数据,其中碘131的浓度约为安全值的100倍,铯134和铯137则为安全值的50—70倍——这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国际海洋法公约》限定的范围内。

但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放射性物质浓度的数据是基于东京电力公司提供的信息得出的,有些国家并不完全相信其准确性。

除具有极强放射性外,还具有毒性大的特点。锶90、铯137 等核素的放射毒性要隔离300 ~500年才能达到安全水平,而钚239、锝99 等核素的放射毒性要隔离几十万年才能达到安全水平。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几次宣布在核电厂周边土壤检测到钚,引起了极大关注,因为钚既有极高的放射毒性,也是化学剧毒物质,1微克钚即可致人死亡。

日本政府有意排放低浓度放射性污水,这违反了《伦敦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94条第1款,第2款)关于禁止一切放射性物质向海洋倾倒的海洋环境保护义务。

日本故意排放的行为是违法行为。不仅引发了海洋污染,还对大气产生了污染。导致了无法捕捞该地区鱼类及水产品的经济损失,人食用鱼类及水产品时,会对身体及生命造成危害。

核污水泄漏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暴露于放射性污染所造成的健康问题可能在几十年后才会表现出来。

福岛核电站流出的污水,成为众矢之的。

风险大多来自居住于存在放射性原料的海底本地鱼类。体型稍大的鱼在海洋中长距离游动就能迅速释放出它们所受到的任何铯污染。

然而,泄漏的较高浓度锶-90更为复杂,因为它是一种趋骨性同位素。“铯就像盐分,进入和排出你的身体都很快,”然而“锶会进入你的骨头”。

锶-90的半衰期长达29年,因为它和钙有着近似的性质,容易进入人体的骨头,有可能引起骨髓癌、造血机能障碍等疾病,对人体健康危害很大。

核辐射既能杀伤细胞,又有诱变的作用,可能诱发细胞癌变或基因突变,导致生物畸形等。

短时间内,摄取剂量一旦超过100毫希沃特,人体就会受到伤害;摄取剂量1000-2000毫希沃特,会导致疲劳、呕吐、食欲减退、脱发等;摄取剂量达2000-4000毫希沃特,骨髓和骨细胞将遭到破坏,红细胞和白细胞数量急剧减少,还将会导致内出血;如果摄取量超过4000毫希沃特,将会直接导致死亡。

令人担心的是海里的鱼类受到污染,通过食物链危害人类。有测试表明,福岛地区鱼类仍然表现出相当高的辐射水平,日本政府限制渔民对其进行捕捞和出售供人食用。这一限制每年会对日本渔民造成数10亿美元的损失。

愤怒和恐慌,在周边国家的抗议和不满声中越发强烈。

如果东京电力公司将核污水排入大海,那么他们将永远拒绝购买福岛的海产品。对此,日本渔业协会下属的福岛渔业协会表示,一旦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正式决定排放核污水,那么该协会就将向法院提起赔偿诉讼。

在东京丰洲市场,来自福岛的海产批发价比相邻地区的产品低30%。在外贸方面,仍有一些国家严令禁止进口福岛海产。可见,福岛渔业经不起新的冲击。

从海洋环流来推断,福岛核电站排放的核污水先向南流,然后向东进入太平洋,影响朝鲜半岛、俄罗斯和中国周边海域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日本原子能研究机构曾对放射物的扩散情况进行电脑模拟,发现放射性物质将在5年后到达北美地区沿海,并在10年后回流到亚洲东部海域。这意味着日本周边国家所受到的影响将是长期的。

东京电力公司的液体处理系统从核污水中去除了高放射性物质,但不具备去除氚的技术,核污水中含有大量的氚污染物。一些支持排放方案的人称,含氚的核污水将经过稀释,待其达到安全标准后才会排放。但是,德国绿色和平组织专家肖恩·伯尼表示,一部分放射性氚有可能对植物、动物以及人类的细胞结构造成影响,稀释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2015年,曾有日本渔民在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北海道海域捕获一条体长近2米的巨大狼鱼。这条鱼的嘴巴足可吞下一个小孩,如同科幻电影中的核辐射巨怪。

最好的解决方案是继续储存。为此,日本可以建设更多的储水站。但是,这一举措可能遭到福岛地区民众的反对——因为核泄漏,他们已经被迫放弃了数百万平方米的土地。

将核废液直接排入海中,会造成周边邻国领海的跨界污染问题。无论如何,日本对此次核事故以及对于事故的不当处理给他国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必要的损害赔偿责任。

全世界都应该了解,放射性物质造成的海洋污染问题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问题,而是可能对我们后代产生影响的重要而深远的问题。

日本政府打算把大量储存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入大海,在日本国内及周边国家引发担忧。

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污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因此这一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而是涉及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多方呼吁日方秉持高度负责态度,在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慎重作出决策。

另外,当前福岛核污水困境,与其说是日本“别无选择”,不如说是全世界的最高科技水平均束手无策。

福岛核事故带来的教训和警示,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

如果说重大核事故只是偶发风险的话,那么核废料处理、核电站退役则是所有核电站都必然存在的、无法摆脱的危险重负。

目前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找到了绝对安全、永久处理高放射性核废料的方法,核泄漏事故更是时有发生。所以,核电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人类使用核电等于是透支未来。

不能低估核事故处理的极端复杂性,人类科技水平还有太多的无奈和空白。

正因为核电产业链有着超乎人们想象、尚无办法应对的无穷后患,所以,欧美发达国家在福岛核事故后纷纷“减核、弃核”,一致转向技术难度和环境代价更小、成本也大大低于核电的可再生能源,全球新建核电站数量也骤然下降。

在核灾难发生前,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也都是“技术先进”的代表,也都曾有无数专家拍着胸脯保证,说核电站“绝对安全”,人们对其“安全性”也都信心满满。

切尔诺贝利是当时苏联最大、最先进的核电站,时任苏联科学院院长亚历山德罗夫宣称:“石墨反应堆安全到可以安置在红场,就像摆个茶炉一样,过程跟煮茶没有区别。”那时,人们坚信石墨堆无论如何都不会爆炸,最多也就是水箱爆炸;坚信苏联的核电站不会有任何事故,就跟使用煤和炭一样安全。

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发生后,日本核电业界一直强调“日本核电站采用的沸水堆技术与苏联不同,而且有安全壳封锁放射性物质、有多重保护系统,若发生什么事故,就会自动停止、绝对安全”。上至日本几任首相,下至平民百姓,都坚信“日本核电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外发生的重大核事故,在日本根本不会发生。”

然而事实证明,福岛虽然没有像切尔诺贝利那样惊天大爆炸,但却和后者一样都发生了最严重的核事故。

无论是切尔诺贝利还是福岛,都是直到核灾难发生,其技术先进的“核安全神话”才破灭,之前被严重低估和忽视的技术缺陷才暴露出来,被层层掩盖和隐瞒的管理问题才浮出水面。

但为时已晚,灾难后果已经无法逆转。这两次教训充分说明:用已有知识预言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目前没有问题”不等于“今后就不会发生问题”。

尽管福岛事故后世界核电建设的技术标准不断提高,但是法国原子能委员会特别指出:“人不可能不出错,目前没有任何技术创新能消除核电站建设和运行中的人为错误。”这就是当前“核电安全”不能回避的现实,所有拥有核电站的国家,应切忌社会认知和政府决策被“核安全神话”引入歧途。

人类目前的“核电安全”还是建立在核电站本身不出事的技术上!尽管技术不断进步,但一旦天灾人祸导致核电站出了“万一”,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也没有好办法。连控制污染扩散都很难,更别提彻底消除核污染了。

核电站的布局和选址必须有禁区、有红线。

核电发展要充分吸取福岛教训,就必须慎重考虑核电站的区域合理布局。

不能建立在核电站“不会出事”的乐观臆想之上,必须从“一旦出事会有什么后果、一个国家要付出多大代价”来权衡,必须充分考虑到核泄漏一旦发生后,能否应对水源危机、土地危机、粮食危机、社会稳定危机。

将“高放射性污染风险”列为重大投资项目的负面清单。这不是因噎废食,而是不能饮鸩止渴。

(传媒智库——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陈安庆)


联系电话:010-8888-888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公司地址:北京市某某大街某某大厦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10:00-18:00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953号

技术支持: 星广传媒 | 管理登录